設為首頁

    她是中飛院的“女兒”,藍天的“女兒”

    03-21更新人看過

      劉寧,民航乘務員技師、東方航空客艙安全監察員,中飛院首屆空乘學生中唯一的飛院子弟。

      劉寧姥爺是新中國第一代飛行員,參軍打過鬼子,在三大解放戰役中立下特等功,參與組建新中國民航。她父母都就職中飛院;民航的基因,飛院的血脈,注定讓她選擇藍天。

      成長足跡:

      中飛院畢業后就職東航上海,飛遍東航所涉及的所有地區和國家的航線;

      參與東航“上海-紐約”首航;

      2008年執飛運輸汶川地震傷員航班任務;

      2009年進入東航安監部的航空安全辦公室工作;2010年調入東航北京分公司安全運行技術管理部,從事客艙安全監察、訓練、運行,及SMS等工作。

      評為優秀共產黨員,多次參加重要保障、國家政要航班飛行任務

      長在飛院:要么清華北大要么中飛院

      很多中飛院教職工,都認識從小天真爛漫,一笑起來就有迷人酒窩的小寧寧。寧寧姥爺是是英雄飛行員,父親在當醫生之前也是一名飛行學員,母親也是學校的教職工。飛院的血脈讓她從小癡迷藍天,崇拜飛行。

      中學時期寧寧最惆悵的是,那時中飛院根本不招收女飛學員。班主任說,按寧寧的成績,上重點本科不成問題,但當她得知當年中飛院要招收首屆空乘專業,下定決心,以一本的潛力,報考專科的專業。

      “別人的高考是黑色的,但我卻無比輕松愉悅。”寧寧回憶起當初的選擇,露出單純執著的笑,“心想要么就蒙上個清華北大,要么就直接落到專科讀空乘。”

      吾志所向,一往無前,寧寧如愿以償成為了中飛院首屆空乘專業學生。

      菁菁校園:綠皮藍褲男孩走過來

      軍訓照上過《院報》

      大學生活很普通,不普通的是寧寧讀了一所很特別藍天大學。

      學生時光很短,但是對已經畢業十幾年的寧寧來說,那段記憶卻是那么長,幾乎占據了她畢業后至今的所有記憶空間。

      上課、考試、放假、室友、初戀,幾乎是大學生活的主題。

      那時大學不鼓勵談戀愛。在校園,女生走出宿舍大樓,常常會有男生迎上去:“同學你好,我們認識一下吧”。綠皮藍褲是分院來的大三飛行學長,他們在校部學習理論的兩年里學校沒有女生,女生來了他們又下到分院了。

      當有男生要求一起走路,“乖乖女”寧寧會很認真地要求人家跟我保持一米半的距離。

      “無需否定也無需掩蓋曾經的美好年華,感謝記憶中那位黑黑的大男孩和我共同走過青蔥的校園歲月。” 校園情懷,青蔥記憶,十多年后仍然清晰。

      “如果我受傷,請將我帶下飛機”

      用行動詮釋最高職責

      劉寧制服照

      “在從事這份工作之前,我真的沒有想到辛苦起來會那么苦。”說起“苦”字,寧寧天生無憂的娃娃臉上,閃過一絲鄭重。

      飛行13年,多少也會經歷大大小小的事。曾經遇到過飛機空中釋壓,機組臨危不亂、準確判斷、迅速反應、正確處置,用行動詮釋最高職責。

      “這得益于公司嚴格得近乎苛刻的業務培訓和復訓機制。”提起那次特請處置,寧寧如是說。

      劉寧與機組合影

      航班落地后,家人從媒體得知此事,但是他們一直沒有主動聯系寧寧。直到登上公司調來另一架飛機時,寧寧才撥通了爸爸的電話。

      “從電話中,我好香能聽出父親的心都在顫抖。”說起對家人的虧欠,無憂無慮的寧寧哽咽了。

      “空乘從事著服務工作,但空乘不是服務員。” 寧寧至今都清晰大學第一堂課上,孫海東老師是這樣詮釋空乘職業。

      汶川地震抗震救災運送傷員專機

      “對于我這樣一個英雄情結比較嚴重的人,就這樣死心塌地地愛上了空乘工作,也為我后來投入航空安全管理工作埋下了伏筆。在空乘每年應急復訓的科目里有這么一句話:“如果我受傷,請將我帶下飛機”,只有懂的人,才能理解這句話的分量。

      世界上最愛我的走了:我是最后的送別者

      飛行這么多年,虧欠家人很多。尤其姥爺的去世,是寧寧心里永遠是一道抹不平的坎兒。

      生前姥爺非常喜愛寧寧,姥爺也是寧寧心中的大英雄。而姥爺去世時,寧寧卻在洛杉磯執行任務。

      “接到家里打來的電話,告訴我姥爺去世的消息,心情到現在也無法找到準確地詞匯來形容。”寧寧要在洛杉磯駐站3天,還不能馬上回國。

      等回到國內,一進家門看見的已經是姥爺的靈堂了,全家幾十口人就只等我一個了,轉天就給姥爺出殯了。

      “我是又高又帥的姥爺的忠實粉,但卻沒能見他最后一面。”從寧寧眼淚和沉思中,讀到的不僅是一份職業的付出,還有親情,還有傳承。

      既是母校也是家

      既是愛人也是機長

      劉寧幸福的一家

      中飛院,既是母校,也是家,對母校的感情已經深入骨髓。寧寧對母校的愛溢于言表,常常會回到母校去找童年和學生時代的記憶,、作為官微鐵桿粉絲,通過留言向母校表達祝福。

      “老公是同一個公司的機長。有時我的飛機剛滑進機位,他的飛機剛滑出隔壁的機位,有時他還能看見我站在客梯車上朝他揮揮手;有時我接他的飛機,有時他接我的飛機,上下飛機能碰見;有時我們在不同的飛機上相向而飛,在空中還能相會。”

      這些宛如電影中的橋段,在寧寧的生活中天天上演。

      “最有趣的是,我們有時能飛到同一個航班,遇到延誤時,有旅客不耐煩地沖我喊:叫你們機長來見我。”

    劉寧

      寧寧露出心無城府的招牌甜笑。只有那時,仿佛世界上所有的遺憾,內疚,思念和恐懼,都不復存在。

×
陕西快乐10分钟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