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簽約十年只工作兩年 航企高管被訴退“贖身費”

    03-21更新人看過

      杜先生辭職離開老東家,跳槽到了有關聯的兩家航空公司擔任高管,雙方約定合同期為10年。才過了兩年多,杜先生便以單位拖欠報酬為由請辭;新東家則以杜先生能力低又違反合同辭職為由,將其訴至海淀法院,以追回當初代其向老東家繳納的50萬元贖身費及向其一次性支付的150萬元補償金。昨日上午,海淀法院開庭審理該案。

      美亞旅游航空公司和美亞航空控股有限公司是兩家關聯公司,前者駐地海南三亞,后者駐地海淀中關村,兩公司的董事長均是李先生。兩公司訴稱,2013年4月,其分別與杜先生簽訂勞動合同及補充協議,杜先生分別擔任總經理和副總經理。兩公司約定分別向杜先生支付勞動報酬。杜先生從老東家離職時,美亞旅游代其支付賠償金50萬元;美亞控股一次性支付杜先生150萬元補償金。雙方約定,杜先生需服務滿10年,若提前離職,則需返還上述200萬元。兩公司稱,杜先生只工作到2015年10月便提出辭職,且其工作能力不像此前承諾的那么強,應該退錢。

      杜先生辯稱,最初其工資定的是每月10萬元,但后來變成5萬元,由美亞旅游、美亞控股分別發33333元、16666元。自2014年11月起,美亞旅游單方將其工資降至2萬元;2015年10月及11月,美亞旅游還欠繳其社保,且未給其任何報酬。其辭職是美亞旅游造成的,故無須還錢。

      兩公司認為杜先生2015年10月后已不再為公司工作、違約在先,杜先生對此則不認可,稱公司沒有考勤證明其未工作,應照常發放其全月工資。

      兩公司認為所謂拖欠工資是杜先生為辭職找的借口。杜先生則辯稱,其在海航集團下屬全資子公司工作了12年,離開該平臺到兩原告的公司工作,需要付出很大代價,其不是簡單的跳槽,按行業慣例,應該得到補償金。

      此前,經勞動仲裁確認,杜先生與兩公司的勞動關系自2013年5月1日至2015年11月30日,兩公司應支付拖欠杜先生的工資報酬25萬余元,還應支付杜先生解除勞動關系補償金5.8萬余元。

      昨天庭審中,因雙方均表示商量后再定是否調解,法庭給予雙方10天時間協商,如果不能達成一致調解意見,法院將擇期宣判。

×
陕西快乐10分钟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