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圖片 競逐“中國版孟菲斯” 要走差異化路徑

    06-23更新人看過


      圖:孟菲斯國際機場

      近幾年,轉型升級成為諸多城市的重大發展議題。中西部省會城市紛紛拋出優惠政策吸引人才、招商引資,掀起一輪搶人、搶投資的大戰,武漢、成都、重慶、鄭州紛紛提出要打造“中國版孟菲斯”,哪個城市更有希望達成目標?在前景、目標趨同的情況下,中西部城市下一步應該如何做好精準定位?如何才能實現成功轉型?帶著這些問題,記者近日采訪了西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絲綢之路經濟帶研究專家馬莉莉教授。

      香港轉型提供借鑒

      1977年出生的馬莉莉,是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中國社科院與香港招商局聯合培養博士后,曾是新加坡國立大學訪問學者。她認為,香港在區域經濟格局變遷的過程中幾次轉型,為內地的發展提供重要的借鑒意義。

      香港自開埠以后,主要作為華南一隅、依托內地的中轉貿易港;新中國成立后實行計劃經濟,香港的中轉地位受到沖擊,而到回歸前后的近50年時間中,香港經濟保持了長期繁榮,與韓國、新加坡和臺灣地區并稱為“東亞奇跡”中的“亞洲四小龍”。就在二戰及新中國建立前后,當時很多國內實業家及普通人涌入香港,給香港帶去很多資金、機器設備與勞動力。查閱當今香港成功人士的履歷可以看到,不少都有著舉家遷徙到港的經歷。上世紀50-60年代,西方對華實行經濟封鎖,香港雖然還扮演了內地通往西方世界的通道角色;但更為重要的是,隨著日本走向制造業發展與升級,香港以廉價勞動力和資本基礎,率先承接了大量產業轉移,由此奠定香港的制造業基礎,李嘉誠成為“塑料花大王”就是其中的代表。改革開放后,內地面臨缺資金、缺技術、缺設備等現實挑戰,香港一方面成為國際資金與物資輸入內地的窗口和平臺,另一方面向內地轉移制造業,轉口港功能重又增強。特別是20世紀末以來,東亞形成基于生產流程內部分工的區域生產網絡,香港成為助推內地躋身加工制造中心的商品雙向中轉、資金由海外單向輸入內地的中轉基地,雖然遭受97亞洲金融危機、“非典”等沖擊,香港基本保持了長期的較快增長,并奠定其世界級金融、貿易與航運中心的基礎。

      圖:香港國際機場

      “靠內地這個天量的經濟腹地,同時輻射東亞,香港先后成為制造業中心、貿易與航運中心、金融中心。可以說,在過去,香港曾經很好地抓住了區域格局變遷背景下每一次產業升級的機會,成功實現了城市的轉型升級。”馬莉莉教授說。

      2008年全球經濟下滑以來,香港貿易領域的發展空間受限,經濟發展相對低迷,香港也在積極尋找解決方案。馬莉莉教授指出,隨著國家“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中國與全球經濟的關系格局將發生重大變化,而作為多元文化融合、與國際經濟制度緊密對接的香港,在國際資金及其服務流出入內地的雙向中轉平臺方面的角色將有所強化,不管在離岸人民幣金融中心建設,還是在國際敏捷供應鏈運作,以及國際仲裁等國際經濟治理領域等,都具有拓展空間。

      “80年代,順應國際產業轉移潮流,香港把制造業產能轉移到內地特別是珠三角地區。與前幾輪國際產業轉移有很大差別的是,內地基于龐大的勞動力就業群體而聚集起來的大規模產業集群,是任何其他小型經濟體或區域都難以承接的,由此,東南沿海的制造業產能除部分轉移至東南亞等區域外,大量是在國內轉移,特別向中西部轉移。”馬莉莉說,因此,內地城市尤其是中西部地區,非常有必要借鑒香港的成功轉型經驗,抓住當下的時代機遇。

      內地城市轉型要差異化定位

      “一帶一路”建設是我國適應新一輪科技產業革命和全球化浪潮的重大戰略舉措,也是今后一段時期擴大開放的工作重點。作為跟蹤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多年的學者,馬莉莉對比了中西部城市的產業差異。“改革開放先從東南沿海開始,珠三角城市是最早的受益者,廣大中西部地區不管在體制改革、還是在擴大開放方面都相對滯后,再加上交通不便,造成東部、中部、西部的區域經濟一度失衡。”“一帶一路”是一個全方位開放、全面發力的安排,“一帶”主推向西開放,即經過中西部通向西亞、中亞和歐洲,這是我國對外開放地理格局的重大調整。“一帶一路”建設布局,為中西部與沿邊地區的對外開放提供了政策環境,重慶、成都、武漢、鄭州、西安、蘭州等均在其中,因此,上述城市需抓住這一機會,各自制定政策,突出城市定位,謀求可持續發展。

      在諸多發展規劃與戰略中,很多城市提出了相似度較高、同質化嚴重的發展目標。以物流產業為例,眾所周知,物流產業發展代表著城市服務功能和水平的提升,也為產業聚集創造便利流通條件。因此,中西部地區的幾個省會城市,紛紛提出要打造“中國孟菲斯”、建成航空物流中心。

      2013年,鄭州獲批全國首個臨空經濟示范區,并希望打造“中國的孟菲斯”;2017年,《鄭州市人民政府加快建設現代國際物流中心的實施意見》發布,提到鄭州將大力發展物流產業,打造現代化國際物流中心城市。近年來,重慶則一直推進物流中心建設,2016年獲批西部城市中首個臨空經濟示范區。武漢市也對成為“中國孟菲斯”有想法,根據計劃,湖北國際物流核心項目將以鄂州民用機場為先導,建設多式聯運的交通樞紐與國際物流基地,形成覆蓋航空貨運網絡、綜合物流體系及相關配套產業體系的國際航空綜合物流樞紐。對西安市而言,海航、京東的布局,臨空經濟示范區的新近獲批,也表明發展航空經濟的戰略。可見,中西部的幾個主要省會城市,都在發力航空物流建設。

      “不可能每個城市都成為新的孟菲斯,發展航空物流、貨運物流也不應只是個簡單的目標,應該尋求差異化定位。”馬莉莉說,比如說重慶的汽車制造產業發達,形成了產業集群;而陜西的軍工、航空、航天等裝備制造業發達,因此在規劃物流產業發展時要結合既有基礎和不同優勢,以實現差異化競爭。比如新疆,烏魯木齊機場是我國西部面向西亞、中亞的門戶樞紐機場和全疆航空主樞紐,而新疆更大的物流優勢卻是在公路和鐵路的向西開放運輸大動脈上,目前新疆已經構建起“五大通道”,形成聯通周邊國家的物流路線與網絡。

      西安有航空優勢

      “陜西有研發、生產、組裝、維修、試飛等完整的航空工業體系,這是國內少有的,是陜西明顯的優勢。”馬莉莉說,針對中西部城市爭做“中國孟菲斯”的現狀,西安應該定位自己做航空制造及其高端配套服務樞紐。

      “展望未來,那是敏捷制造的時代,對速度的要求毫無疑問將開辟空運的新時代;特別是‘一帶一路’沿線地域遼闊、人口分布不均,航空必將是極其重要的運輸方式。”馬莉莉指出,“陜西擁有相對完整的航空產業鏈,但制造業總量及腹地經濟相對薄弱,影響到航空物流的吞吐;由此,陜西可著眼于為越來越多的空港提供航空產品及其服務,也就是發展航空制造以及相關的高端服務。”據近期的陜西日報報道稱,陜西省航空制造業綜合競爭力在全國排名第一。在授權專利方面,截至2018年4月底,我國在航空航天領域的授權專利總數為56643項,其中陜西有4306項,占全國總數的7.6%;在研發平臺方面,截至目前,陜西有航空相關國家重點實驗室6個、國防重點實驗室7個、國家專業實驗室4個、省部級重點實驗室20多個和一批國家級航空技術發展中心。“當前,倫敦的海運吞吐已遠遠落后于上海、新加坡、香港等航運中心,但倫敦依然是競爭力最為強勁的全球航運高端服務中心;西安可以以完整的航空產業鏈為基礎,通過加強對諸多空港的航空產品供給能力和航空服務配套能力,謀局培育航空制造及高端配套服務樞紐,由此突顯自身的差異化定位。”

      馬莉莉說,絲綢之路經濟帶貫穿我國西北地區,空域資源相對豐富,具有巨大的通航發展潛力。多年來,西安航空基地抓住低空空域管理改革機遇,摸索出了通航發展的“西安模式”,初步形成集通用航空器生產、銷售、運營、維修、試飛等于一體的全產業鏈。在這個基礎上,陜西省及西安市應該積極推動發展航空物流領域的產業聚集效應,謀局航空物流產業鏈的中高端環節,這將會是西安發展物流產業一個突出亮點。

      “省內有哪些產業優勢、資源優勢、地理優勢,在制定發展戰略的時候,要把這些優勢利用起來、用得充分,這非常考驗當地政府決策者的智慧。”馬莉莉說,香港等地的經驗表明,順應國內外分工格局變遷、承接產業轉移、利用區位與資源優勢,布局與發展服務于未來的潛力型產業,將是內地城市、尤其是中西部省會城市實現轉型升級的關鍵。


×
陕西快乐10分钟预测